奸杀40人的恶魔竟以这种方式落网

饰演,在剧中贡献了炸裂的演技,从外形到神态堪称“神还原”,目测会成为今年反派天花板之一。

故事要从1993年说起。在印第安纳州的某个小镇上,一名14岁女孩遭人奸杀,被抛尸玉米地中。

根据线索,负责调查此案的警探米勒很快便锁定了家住另一州的嫌疑人拉里,于是立刻与当地警方取得联系。

他会主动向警方“招供”,详细地描述作案过程,其中不乏一些十分逼真的细节。

“狼来了”的剧本上演多了,警方也就不再相信他是凶手了,认为他不过是一个虚张声势的“连环招供者”。

早在他还在母亲腹中时,双胞胎弟弟吸走了本属于他的胎盘血液,导致他在外表、智力等各方面均弱于常人。

体型臃肿,神态游离,说话含糊不清,留着一脸古怪的络腮胡鬓角,做着一份让人有点发憷的掘墓人工作。

但这一次,在与米勒警探的深度交流中,拉里却详细说出了对玉米地女孩的奸杀过程,并认领了其他十三起奸杀案。

此外,还透露了另一起案件中一个关键细节——在杀人之后他曾将死者的衣服叠放整齐,摆在树下。

这一细节与案发现场物证吻合,事实完成了构建。显然拉里就是凶手,他被判处终身监禁。

但很快,拉里就推翻了之前所有口供,上诉称自己是因为受到警方胁迫,才将梦到的凶杀场面歪曲成了事实。

眼下只有在拉里身边安插卧底,从他口中套出其他被害者的埋尸地,才能给拉里定罪,避免他重返社会继续作案。

但正如我们看到的,拉里这个人自卑敏感,防御性强,狡猾多疑,想要取得他的信任,这位卧底不仅需要与他臭味相投,还得有勇有谋。

比如在与上线做交易时,还不忘拎个枕头送给对方,只因记得对方随口提过一句“最近总是落枕”。

虽然贩毒是洗不白的罪行,但第一集中安排的一场“兄弟援救”戏,也将吉米亦正亦邪、重情重义的形象刻画了出来。

长袖善舞,魅力十足,善于处理人际关系,还能打几下跆拳道……正是这些潜质让警方看中了他。

当然,这项任务是危险的。吉米会被转移到最高级别监狱,那里关押的都是穷凶极恶、野蛮变态的重刑犯。

利用一场面对狱霸的挺身而出,吉米很快打开拉里自闭的防御,与他成为“朋友”。

拉里常年蓄着夸张的络腮胡子,只为了一年两次的“南北战争”“独立战争”重演活动(类似最近韩国再现历史场景痛打“日军”)。

因为只有在那些场合中,他才能短暂地成为一位威风的将军,手握一点虚幻的权利。

比如当拉里带他参观自己的“工作室”时,他拍拍拉里的肩膀称赞道:“你在这里可是个重要人物!”

霍尔的成长过程中充满了羞辱与痛苦。先天的缺陷使得他注定被看做一个无人在意的怪咖。在学校时常遭遇霸凌;回到家,父亲也一味偏心弟弟而把他当做盗墓牟利的工具。

在身边人中没有得到足够尊重的他,将怨气撒到在体力方面比自己更弱势的女性身上。

在他畸形的世界观中,女性是每个男性都应该拥有的性资源。而造成“资源分配不公”的,则是女孩们的“高高在上”。因此当他向女孩们搭讪、进行言语骚扰遭到拒绝后,便气急败坏地毁掉她们。

尽管希望躲避法律的制裁,但拉里仍想说出一切,炫耀自己的“战绩”,以洗脱所谓的“性弱者”标签,真正敲开男权社会的大门。

也是深知这一点并加以利用,吉米才套出了拉里更多作案细节,一点点拼凑出整个作案过程:

比如他用汽车启动液制作,用尿液处理尸体,奸杀过21个女孩,最年轻的不满14岁……

然而让吉米感到后怕的是,在挖掘拉里内心、寻找犯罪真相的过程中,他竟意外发现了自己与恶魔的共通之处。

但拥有相似童年经历的他也曾把父母婚姻破裂的原因单方面的甩给“不做晚饭”的母亲;

被紧紧掐住脖子的女孩,变成曾与他有过露水情缘的服务员,变成了接应的女警探,最后变成自己的母亲。

但深究之下,对“男子气概”过分强调、将女性视为客体的社会规则也难辞其咎。

作为一部由真实案件改编的作品,《黑鸟》或许存在着诸如剧情主线不够清晰、爽感不够强烈等问题。

但演员们精湛的“神还原”演技、画面与节奏的高级感与剧作的文学性,则适当地弥补了这些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