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米和他的房东

准移民吉米出国前经营着一家小工厂,虽说不是城里人,文化程度连是否初中毕业都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但这并不妨碍人家致富有方,并且更是雄心万丈地领着妻儿老小上澳洲折腾来了。

一踏上墨尔本的土地,吉米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极有气魄地买下了一家西式快餐店。店里的活难不倒他,毕竟是乡下出来的,小时候苦力做惯了,干啥像啥,哪怕那些曲里拐弯的26个英文字母认不得一半,但干活讲究融会贯通,所以是一学就会。至于店里前台的服务接单,当然吉米是没有本领亲自上阵的,但只要花点小钱雇个人也就搞定了。

吉米早用他极为精明的头脑算过一笔帐,他需要雇人的时间比较长,付现金,工资便可以压得稍微低一点。而且吉米的英文太差,外出办事必须有个翻译陪同,否则寸步难行。店里的小伙计正好可以身兼两职还不用额外付工资,多么划算啊!饮食店的利润高,以目前的营业额,刨去房租以及一家老小的吃用开销还略有盈余,办移民挣钱两不误,这澳洲真是美好得像天堂一样。

吉米的房东乔什是来自意大利的第二代移民。尽管出生在澳洲,尽管居住在高尚好区,尽管手上出租物业众多富得流油,但他完全秉承了作为第一代移民的父母节俭的作风。说乔什节俭是太客气了,他其实像葛朗台一样吝啬抠门,外加爱占小便宜。每个月到店里来收房租,一个烤鸡一大包薯条是约定俗成必拿的。当然了,吉米为了跟房东搞好关系,拍房东的马屁也拍得心甘情愿。

吉米的店铺后边连着一间空房子,本来应该隶属于前面店铺的,乔什为了多挣一笔租金,非要把它独立出租,在中间的门上加了一把大锁。这间空屋子旁还另有一套二房一厅一煤一卫的小公寓,都是建在同一块地皮上的物业,所以合用一个水表。乔什把这个套房租给了一家印度人,小、中、老加起来总有五、六口人,洗衣、洗澡每天的用水量其实远远超过快餐店。但每次乔什拿来水费帐单,总要让吉米出三分之二的用水费加三分之二的服务费。

澳洲的租房条例规定凡是作为家庭出租用(非商用)的房产的水费帐单租客只需付用水费,排污等服务费是由房东负责的。公平地讲,这份水费帐单中的服务费应该是乔什和吉米一人一半,可乔什欺负吉米新来乍到英文又不好,就说他以前作过测试,快餐店的用水量很大,应该负担大部分水费帐单,还美其名曰他是个讲究公平原则的人。

吉米心里挺不是滋味,他可不是个吃亏的主,也精明着呢。自从来了澳洲,虽说连26个字母都念不囫囵,但这并不妨碍吉米事无巨细都跟别人讨价还价:店里小伙计的工资、各类供货商,吉米能抠一分是一分,反正不找你还可找他,兜兜转转总能占点小便宜。

澳洲人工贵,吉米把乡下的亲戚以探亲的理由办到墨尔本来,在店里帮他打杂,欺负人家不会英语不领行情,是用人民币结算工资的,一天一百,合澳币才十来块钱,一天要干十一二个小时,大概称得上是澳洲史无前例的工资价码了。现在吉米棋逢对手,但乔什毕竟是房东,不好太争锋相对,暂时吃个哑巴亏,忍了,不过从此以后心里就存了一个疙瘩。(摘编自澳洲网作者:晴天雨地)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